星期日

難得的經驗 - 市北師師絃獎、中央不插電

鮪魚蘇(物理系的學長,大我一屆)前陣子找我參加師絃獎還有中央不插電,從那之後開始不論我在做什麼事情我始終掛念一件事,就是「今天有沒有練到吉他?」以當時的心情來說,我整個很皮皮挫,因為在此之前我從來沒有參加過任何有關音樂的比賽,可是我又很好奇抱著樂器走上舞台的感覺是什麼,雖然緊張的要死,最後還是鼓起十分的勇氣答應去試試看!

從小到大沒有學過樂器的我莫約是在一年半前才開始慢慢摸索吉他,原因無它:我只是很喜歡音樂,同時我希望透過學習的過程中能夠更深入的瞭解音樂的神奇所在。而且促使我學習樂器的一大動力是我的表哥(他目前有正職但也算是個音樂工作者,正在L.A.為一些舞台劇做配樂),他說:「純粹的聽音樂以及瞭解音樂之後再去聽音樂,
能夠獲得的感受是差很多的。」我哥也影響我很多,他熱愛小提琴的程度會讓我想在這個「說老不老、說年輕也會覺得臉紅」的年紀嘗試踏出學習第一步。

選歌和練習

決定要去參加比賽之後於是我跟學長就開始選歌,他要我把我當時練過整首的曲子(伴奏)列給他,我記得我開了 Oasis 的 Stand By Me、Live Forever、Talk Tonight、Don't Go Away, John Frusciante 的 Past Recedes,RHCP 的 Under The Bridge,還有 Linkin Park 的 Numb 給他,他聽了原曲之後可能覺得綠洲的 Stand By Me 比較能夠發揮吧,我們便決定了這首歌然後開始一起練習。


(Oasis - Stand By Me 的 music video)

起初我還滿有把握的,畢竟這不像是 Under The Bridge 這麼技巧難度這麼高的一首曲子,沒想到他聽完後跟我說:「你的拍子有大問題!」我傻眼,確實我之前在學這首歌的時候相當缺乏跟著節拍器練習的習慣。而伴奏最重要的莫過於拍子的穩定度,
我才開始一一修正所有的細節,包括每個拍點上刷扣的方式也要固定下來才行。

(Oasis 的靈魂人物 Noel Gallagher 的自彈自唱,這影片被我看了很多很多遍)

經過了長久的修正以及決定前奏及收尾的方式後,這首歌終於成形。我想鮪魚蘇的歌唱技巧已經達到無庸置疑的程度,跟他一起練習時我幾乎只要能夠把我自己的部分照顧好就好,他的上台經驗很豐富,所以我也不用擔心他太多。

4/28 市北師師絃獎



那天我嘗試控制自己不緊張,可是很難,除了往台北路上我昏睡了整個車程以外,其他時間一直在設想上台會是什麼情況。結果真的上了舞台之後,才發覺幾乎都看不到人坐在台下,燈光很強,甚至有點熱,不過評審的眼神卻很清楚,那些一絲不苟的眼神會讓你ㄍㄧㄥ到不行。

於是我發覺我實在是太ㄍㄧㄥ了,開始之後,我腦子一片空白,而且眼神不曉得看哪裡比較好,我只好選擇看我的左手。不過緊張的情緒很快隨著這首曲子最後回到它該有的 G大調就過去了,我甚至覺得我不記得學長在唱什麼,或是如何唱這首歌的,到今天還是一點印象也沒有…。



5/12 中央 unplugged

Stand By Me 算是一首頗長的曲子,原曲接近六分鐘左右,我們小改版的版本也是有五分鐘之多。所以在這個時間前提之下,學長他每次練習都很在意有沒有把歌曲的感覺唱出來,畢竟只有一把吉他和一席歌聲是比較不容易讓人留下深刻的印象的(評審最後有這個評語也算是意料之中的事)。

經過兩個禮拜後的修正與討論,上台前才決定我伴奏要從頭到尾刷的「有力量」一點,秀安說至少伴奏聽起來有精神一點是好的。我想綠洲這個樂團給人最大印象的地方絕對不是 vocal 的部分,畢竟 Noel 是一個純粹的吉他手,他寫歌的觀點會比較注重和弦的演進而非刻意凸顯主唱的實力。所以我們的問題就變成「主唱綁手綁腳、伴奏心有餘而力不足」的情況吧,簡單的說,如果評審們相當重視主唱的表現,Stand By Me 便不是一首適合比賽的曲子。

這是我後來對於選歌的看法。

評語:太平、feeling稍顯微弱

20% 歌唱技巧 15 13 13
35% 伴奏 30 28 29
30% 整體感 25 26 24
15% 音色音準 11 12 12
三位評審總分數為 81, 79, 78


雖然我現在還離張懸去年中央不插電說「有溫度的手指」的說法有一大段遙遠的距離,但坦白說至少我還滿喜歡舞台上的感覺的,鮪魚蘇說的沒錯,能夠同時有那麼多人來看你把你所學的東西表現出來也算是個難能可貴的事。同樣也是沒進複賽啦,只好明年再加油囉。

2 則留言:

路人甲 提到...

請問一下喔~ Noel Gallagher 自彈自唱的那首歌名是什麼呀? 好好聽喔*^-^*

之暢 提到...

It's called "Stand By Me".

張貼留言